<acronym id="a6e0k"><center id="a6e0k"></center></acronym>
<acronym id="a6e0k"><center id="a6e0k"></center></acronym>

优也CEO李克斌:像鱼一样游在水里,才能看到工业节能降耗制高点

数字化转型的本质逻辑,是把专家知识、专家的管理软件化,而不是仅仅增加几台自动化设备。

2021年12月4日,中国科技产业智库「甲子光年」在线上举办2021「甲子引力」年度大会。在当日下午“大国制造”专场论坛分论题“智能制造”中,优也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李克斌发表了题为“综合能源——双高企业节能降碳进行时”的演讲。

以下为李克斌的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优也首席执行官李克斌,非常高兴今天能够跟大家分享优也在工业领域节能降碳的一些实践。今天的课题叫“行至水深处”,这让我想起了几个字——“镜花水月”。作为一个多年在工业里工作、同时又给工业服务的工业人,我就是水里的鱼,如何看待工业以及工业的转型,通过鱼的视角或许可以帮助大家更好地看清整个工业行业的真实市场水温。

优也现在聚集了一批全球顶级公司的工业人、技术专家、管理专家,希望通过新的技术、新的理念来帮企业降本增效1个点的GDP。目前为止,我们帮助企业降本增效,年化的收益已经超过了50亿,而这50个亿当中,有60%以上是能碳方面的收益。那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开始演讲之前,先一起来看几个数字。工业中的能效、能源消耗占据整个中国的65%,这65%当中有80%是我们所谓的“双高行业”,也就是流程工业、基础工业,这个产业里面有巨大的能效提升空间。

节能降碳,“双碳”(碳达峰、碳中和)政策出来之后变得特别火爆。大家都知道,光伏风电,也就是我们说的脱碳化和结构转型,这是硬件投资容易做的事。

“行至水深处”,那对工业来说,什么是行业更深的点?

深度的优化,系统的节能和应用,技术的整体提升,加上以数据驱动的“源网荷储一体化”,可以给工业里的能效提升带来更大的空间。这出自中国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出的《重塑能源》,报告还显示,工业里有23%的能耗可以通过能效提升来实现。当能效提升之后,实现的量级有多大?中国跟发达国家相比,有30%到40%的能效提升空间,也就是单位工业GDP人家耗能比我们少很多。现在我们一直谈更高质量发展,这里“更高质量的发展”发展的是什么?发展的是做强而不是仅仅把体量做大。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减少工业的能耗,提升能效变得至关重要,但是这件事做起来很难,而这也就是我们在行业水深之处看到的点。

那现在我们工业发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十一五”“十二五”期间,国家做了很多通过更换硬件来节能降碳的事情,比如增加余热锅炉、高效泵等,“十三五”提出了要进行系统化节能。我们经常跟发改委的领导沟通,他们的反馈是,系统节能在“十三五”的效果并不是特别好,为什么?因为难,因为它既要保生产、保工艺、保安全,又需要在这个前提下能够整体协同、系统化节能,做到这点,其实非常难。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有必要来谈谈工业的数字化转型,谈一谈以数字价值驱动的技术如何能够助力工业行业的系统化节能。系统化节能这件事很难,不仅能源介质本身会涉及大量的计算,实际上,工业对能源进行管理的要求就极高,这不是换换硬件就能做到的事。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和数字化转型中,我们要谈背后的本质逻辑。数字化转型,不是说仅仅通过增加一两台自动化设备、完善行业的信息自动化就能实现,而是要把专业知识融贯进整个系统当中,把专家知识、专家的管理软件化,这才是本质逻辑,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提升我们在工业能效当中的水平。

谈完本质逻辑之后,我们接下来就要谈谈技术的变革,技术上的变革引领是非常核心的。

首先是数据价值的挖掘。大家经常会问优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需要明确的是,我们不是一家IT公司,而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既有工业管理、工业知识、算法技术,底层工业数据操作系统,也有自动化打通。现在的工业数据价值需要全要素的深度融合打通,工业数据的价值除了现在大屏上看到的可视化,更重要的是可追溯、可分析、可决策和可反馈,这一点需要管理能力的支撑把数据知识模型化,通过和客户沟通的反馈以及长期的行业沉淀才能把它做出来,同原来的信息化系统非常不一样。

我们再把目光拉回到能效管理。能效管理,实际上是精益能效管理技术、数字孪生技术、工业大数据和工业人工智能以及工业物联网技术深度融合的产物。能效管理非常难,它的门槛也非常高。

精益能效管理和技术是核心要点。《资源有效运营》这本书由优也董事长傅源参与撰稿,她当时在麦肯锡亚洲区能效业务线担任创始负责人,带回来一整套管理理念和技术方法。优也本身也有一大批的能效专家正在做这些事情。把专家经验软件化,需要有一整套底层的工业基础设施来把这些专家知识接到一起,把多个数据连接到同一个平台上。我们在工业里经常讲“三流一态”——物质流、能量流、信息流、设备状态,在这样一个整体条件下进行优化和提升,才能使能效优化的这种方式可复制、可复用、可协同,真正解决工业的问题。

钢铁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曾经说过一句话,能效管理的水平体现了钢铁行业企业管理的水平,这是我们在工业应用和数字孪生新应用里面的制高点,基于高点我们可以向下覆盖,去对数据系统进行有效支撑。这个系统,能够支撑知识和应用的重用、复用和协同。优也到目前为止也已经积累了超过一万多套的模型组,主要集中在钢铁冶金、能效领域,而这些模型的应用才是工业软件和工业转型当中的核心部分。

在有了技术积累和知识储备之后,我们需要来谈一个新概念,叫“实时运营数字化”。过去的十年、二十年之间,很多的企业做的是自动化、信息化,上下没有打通,前后也不互通,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实时智能,因为真正的流程工业一定要能够通过数据的采集变成分析的结果,最后指导应用,变成有效的信息,以形成闭环。事后诸葛亮,一般都解决不了问题,“实时运营数字化”,把管理、技术和底层的IT系统融合到一块,打破原有的自动化和信息化的壁垒也是优也一直在做的事情。

现在有很多公司,好像是在做新东西,但实际上还是在补信息自动化的缺失,真正数据价值的挖掘实际上是基于业务目标,以技术要素和模型、知识管理协同驱动的闭环。不管是价值的大数据分析、质量和能效的应用、质量关于设备的状态监控、设备知识的管理以及全流程的管理,优也科技也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实时运营数字化体系。

有了技术引领,我们就来谈具体价值该如何挖掘。降本、增效、提质降耗是工业价值的核心,如果不回到核心本质,我们都是在边缘徘徊,对工业来说还是很难实现真正高质量发展。

双高企业,普遍在能效方面都有超过5-10%的提升潜力。以一家500万吨的钢铁企业为例,我们曾经通过诊断发现,它在煤气、电力、蒸汽等不同介质中,总计有1.5亿的收益。以钢铁为例,每年500吨的钢铁会有20到30万亿的能耗花费,节降10%就是2亿到3亿,节降的空间非常巨大。节降的空间巨大,就需要我们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不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呢?很多企业由原有的能源系统把数据接上来,但是数据并没有真正有效的被应用、被挖掘,我们要在这个基础上对于数据进行诊断来做前后的指导,能效协同的应用落在不同的介质当中,比如说煤气、氧气、蒸汽、电力、水的系统,来给大家提供辅助决策。

这是什么样的辅助决策呢?我们会通过用智能的导航帮助企业看到全局,同时能告诉大家哪里发生了异常,现场工作人员该如何操作。这样一来,每一个操作人员都改变了原来摇电话的工作方式,也改变了孤岛式的工作方式,优也通过系统计算帮助企业预测并挑选最佳的调整方式。比如现在锅炉应该调到多少,怎么去调才能既保生产又能做到协同优化。这里提一个数据,优也第一套煤气系统帮一家500吨的钢铁企业一年节省了4200万,这是优也为企业实现的实实在在的、看得到的收益。

这种技术本身就是一种突破,这里面其实融合了大量的模型算法技术,面向决策,解决生产当中复杂场景的不同问题,真正在复杂场景当中我们才能看到底层的销售系统和上面的工业知识融合带来的收益。接下来,我给大家介绍几个案例。

这是一个氧气系统,也是一个大的协同优化系统,里面既有发生装置、储气装置,也有多个不同用气的装置,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在采用了智能导航设置的平衡应用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对效率的提升和能耗的降低有非常大的帮助。

这是单一的加热炉场景。里面代替了原有的二级自动化系统,改良过的系统能够辅助排产优化、燃烧控制优化、钢坯的加热优化。这个系统应用在特钢场景里面,可以带来的收益空间很大。一台加热炉每年煤气和天然气的用量大概5000万到7000万,通过帮助操作人员,提供最优化运营方案,一年能帮企业节降500万到700万。

对于热电这样的复杂场景,我们也有相应的解决方案。钢铁、有色、造纸、水泥,煤化工等等一些场景都有自备电厂,首先自备电厂的效率可以提升,其次如何平衡产用和发电产气,优也通过这样一套完整系统可以帮助大家解决很多管理上的痛点和难点。

我们用新的理念、新的方法、新的技术,应用在钢铁行业、铝业,专业发电、自备电厂、垃圾电厂以及高端制造产业的工业园区,在这些场景下,ITC的智慧能源管理都有一些突破性实践,而且都是在国内最顶尖的场景里面的实践。

另外,我们也把很多碳的盘查、碳的资产加入到整个能碳系统当中,帮助大家在未来不仅仅提升能效,也方便进行碳的节降,同时也可以对碳资产进行盘活和运营。

对工业的认知,需要像鱼一样游在水里,才能看到工业企业能效的“行业水深点”。工业企业节能降耗,不仅仅是几个基础包、连接几个设备就能解决问题,这是一个更为广泛和复杂的场景,是多流、多态、多设备的整体寻优。不仅如此,技术上也需要有迭代和更新,用老技术解决新问题,根本行不通。今天的问题不解决,明天不可能领先。

在具体的业务场景中,针对具体场景解决具体问题,并产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是优也一直以来的初心。我们希望能够通过Thingswise iDOS这样的底层操作系统,在一个平台里连接所有数据,跨所有的工序,拓展所有的维度,立足当下解决现在的问题,加速中国工业快速转型,在能源结构快速转型的过程当中,以数据驱动带来真正数据价值的挖掘,把数据的要素变成企业能够看得到、抓得住的价值的实现,这是我们的希望和愿景。

非常感谢大家关注优也,优也总部在上海,在西安、郑州、北京、苏州有办事处,不仅如此,我们在美国和俄罗斯也有研发团队。我们希望把全球最好的技术服务于中国工业的转型升级,帮忙中国企业降本增效1个点的GDP,谢谢大家。

关于优也

成立于2016年的优也是集咨询、平台和智能工业APP三位一体的数字化转型及工业能源管理服务商,旗下拥有专业而强大的管理咨询团队、经验丰富的工业团队、核心技术团队和比肩世界的软件团队,拥有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云原生为技术引擎的数字孪生中国原创型基础工业数据操作系统 Thingswise iDOS以及面向基础工业企业提升生产运营水平、能源利用水平、设备运营能力等系列工业智能APP应用系统,目前优也相关业务业已覆盖钢铁、有色、燃煤等众多基础工业行业,在新一代数字技术赋能传统工业转型升级、低碳化、高质量发展进程中持续探索。

敬请关注“优也”公众号及相关报道


相关文章